读书笔记,吴伯凡认知方法论,现实中的上帝视角

知识大牛吴伯凡老师在得到开设的第二个知识付费专栏《吴伯凡认知方法论》,这是关于认知力提升的系列课程,定期整理该专栏的精彩内容和读书笔记,今日笔记“现实中的上帝视角”。

Economy:神圣救恩计划

英文中的Economy(经济)很常用,但其实这个词还有一个不太常用但很重要的意思:在宗教上,它有一个特殊的意义——神圣救恩计划。

按照基督教神学的说法,上帝创造世界以及世界的运行是有一套计划的。比如上帝觉得亚当一个人在伊甸园里很孤单,就用他的肋骨造了夏娃陪伴他;然后魔鬼的化身蛇不但引诱夏娃吃了禁果,还让亚当也吃了;上帝发现以后,把亚当、夏娃赶了出去,让他们的子孙在大地上经受了很多的磨难,死后还能重新回到伊甸园。

亚当和夏娃的故事是一个宗家神话故事,但整个过程就可以称为“神圣救恩计划”:当事人在其中经历各种艰难困苦、波澜壮阔、悲欢离合,但其实已经有一个看不见的远高于你的力量事先把剧本写好了。

我们看电影的或者戏剧的时候,会被剧情牵引,但实际上那些事编剧、导演早已经规划好的,就是为了让你不断地看电影流泪,替古人担忧。所以,预设的剧情和规划也是Economy。

我们今天显然已经不太相信《圣经》里的故事了,但Economy提醒我们,认知其实有三个层面:

对世界的认知;对自我的认知;对你和世界的关系、你生存下去该采取什么方式以及对这些方法的认知。简单说,认知分为what(是什么)、how(要采取什么样的方式)和why(为什么是这样的),但你以为的世界也许不是你以为的世界。

比如看电影的时候,我们是一种看法,懂得电影算法的老手看到的又是一种东西,而编剧导演看到的又是另外一个东西了。所以世界摆在我们面前,你对它的认知程度不一样,反应也是不一样的。但我们要在这里探讨的是另外一个问题:

世界的计划是什么?你该采取什么样的计划?这中间会形成什么样的落差?你又该如何调整?

天命注定的计划

十七年蝉的生命历程为了理解Economy,可以看看自然界中十七年蝉的生存经历。

有一种蝉在地下蛰伏十七年,出来以后,雄蝉高声叫唤显示基因的优良性,吸引雌蝉循声而去完成交配。交配之后,雄蝉作为雌蝉的食物,雌蝉大快朵颐,用不着再费劲去觅食积累能量,然后回到地下产卵。产卵之后,雌蝉也死掉了,它产下的幼虫在地底下发育成长,蛰伏十七年再出来,就又完成这么一个过程。

十七年蝉的生命旅程都是按照一条固定路径来完成一个循环,再开始下一个循环的。

我们可以把这个过程理解成Economy——计划:身在其中的每一个个体,它们自己是不知道自己身处这个计划当中的,所以它们所有行为表明上都是自主的,不论挣扎还是奋斗都会竭尽全力,但其实结果早已经注定了。

这样的现象在大自然里比比皆是,比如“鸟语花香”不过是植物和鸟类的一种营销手段,为了完成繁殖行为。当花完成了营销使命之后就会凋谢,因为果实马上就要长出来了,花只是手段,不是目的;果实也不是目的,只是手段,它长出来就是为了让不同的动物吃掉,实现种子的移动,尽可能扩大种子的生存概率,然后再发芽,再长出来,再继续这样一个循环。

无论动物还是植物都生活在某种大计划中,不需要它们自己去做选择。

假想的“上帝之眼”但人和动物是不一样的,人有选择:我们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自己的剧情和剧本,都认为自己不是早已经安排好的剧情中的一个角色,我们是有自由意志的。

而当我们这样说的时候,其实已经面临着一个古老的哲学问题:我们真的有自主性和自由意志吗?

古希腊有一个哲学家说,“你想了解你自己,不妨去看看蚂蚁”,意思是,当你观察蚂蚁的时候就虚拟性地获得了一种看自己的能力;你看见一群蚂蚁忙碌或者两群蚂蚁打仗的时候,几乎是拥有了一种“上帝之眼”,当事者觉得极其宏大的场面在你看来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场景,你完全可以在旁边清清楚楚看到前因后果,甚至如果你愿意,完全可以去干预,比如当两群蚂蚁轰轰烈烈打仗的时候,你一脚踏上去把它们大部分都踩死了,而它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观察完蚂蚁之后,我们不妨再想想:假如我们是蚂蚁你?假如人群就是一个蚂蚁群呢?假如有一个远高于我们的主体在看着我们,那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呢?

希腊式悲剧古希腊人发明了一种很高级看蚂蚁的方式:雅典著名的环形剧场是演希腊悲剧的,但希腊悲剧不是一个演艺事业,而是宗教。所有人都坐在这里看演出的一幕戏剧,看完之后会强烈地感受到一种超越人之上的力量存在,人在其中如此渺小,每个人都想作为自己命运的主宰,但终难逃脱,对命运的逃脱本身就是在强化命运。

比如其中演出的“俄狄浦斯”就是这样一个故事:俄狄浦斯是个王子,他出生的时候先知断言他将来要杀父娶母,于是他的父亲为了避免事情的发生,又不忍心杀了自己的孩子,就派了一个忠实的手下把他抱去山涧里扔掉。这个手下执行命令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做一个杀人犯,于是他就把这个孩子交给了一个牧羊人,当作任务已经完成了。俄狄浦斯从此不再是王子,而是一个牧羊人了。

俄狄浦斯长大以后,有一天在路上看见一个老头坐在车上颐指气使,双方谁也不愿意给谁让路,进而发生了严重的争执,俄狄浦斯一失手把这个老头打死了。之后俄狄浦斯来到了一个城邦,这个城邦刚刚发生了暴乱,国王慌忙之中逃跑了,国家群龙无首。俄狄浦斯挺身而出平息了暴乱,被百姓推举为新国王。老国王跑了,但皇后还在,俄狄浦斯干脆顺应了民意取了皇后,生了小孩,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
但有一天,这座城邦忽然起了瘟疫,因为有人犯了大罪,杀父娶母,必须找出这个犯罪嫌疑人才能平息瘟疫。经过仔细调查,发现新国王俄狄浦斯杀的老头就是老国王,也就是他的父亲,而他的妻子就是他的母亲。

俄狄浦斯在今天看来是一个很好玩的戏剧,但在古希腊,演出这场戏剧的时候相当于把一群人聚在一起集体看蚂蚁:面对一个Economy,人在其中,不知自己多么无知和渺小,还不自量力地去想反抗和改变。但是没用,天网恢恢疏而不漏。Economy也可以叫命运——天命注定的计划,这种超越你之上的力量,这种已经安排好的剧情,你是没办法摆脱的。

老话“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”这句话的意思是:人在其中不知是计,我们避开了一个个小的陷阱,却顺利掉进了那个更大陷阱。

你可能会说这就是欣赏文学作品的感受,那回到现实中我们也想一想:

我们现在做的是是否也处于一个更大的Economy里?我们在其中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?最重要的是,身在其中的我们不可能像看蚂蚁一样地看自己,那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呢?这是最值得我们深思的。

标签: 无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