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重阳算准欧阳锋会来抢九阴真经,装死引敌上钩,老毒物遭到重创

读遍金庸武侠书籍的朋友知道,在其诸多作品中,背后常隐现一位天马行空、神龙见首不见尾且令人仰视的武学奇才,他们如惊鸿一瞥,展惊世骇俗的武功,绝世而立后拂衣而去,给人以无限遐想空间,比如:《神雕侠侣》中觉远,《笑傲江湖》中的风清扬、独孤求败;《倚天屠龙记》中黄杉女,《碧血剑》中金蛇郎君夏雪宜,《天龙八部》中少林寺扫地僧等等,然上述多位在小说中极有可能为杜撰人物,但在真实的浩瀚历史中,《射雕英雄传》中那位华山论剑力挫四雄,公推天下武功第一人——王重阳——确有其人!

王重阳(公元1112年—1170年),陕西咸阳人,原名王中孚,字允卿,入道后改名王喆,号重阳子。他虽出身富贵人家,却素怀壮志,一生习文练武不辍,青年时遭逢金兵大举入侵南宋,眼看山河破碎,“痛家园几亡,感宋室不兴”,遂于天春年间应文、武试,高中双举人,因此向朝廷谏言,立志收复山河率兵抗金,怎奈当时南宋小朝廷却偏安一隅,君臣甘于 “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”的腐朽生活,根本就没人在意他。

见无法伸展平生抱负,王重阳一气之下辞官不做,干脆返归故乡散去万贯家资募集乡兵,并亲率义军自发冲上前线抗击外侮,怎奈兵微粮少难以抵敌疯狂的金人铁蹄,最终落得全军覆没,单单只走脱了王重阳,一路念及成千上万的无辜将士洒血边陲,殒命边疆,不禁涕泪横流,羞愤的躲进终南山掘地穴居,称之“活死人墓”,寓意不与金人共沐青天。七年后,王重阳再思为国抗敌,信步出墓穴,却见红尘依旧战火纷飞,家国凋零、饿殍遍野,由此愤而出家为道,远赴山东河北传道授业,先后度化丘处机、马钰等七位弟子,即著名 “全真七子”,全真教从此兴盛于中原。

经七年墓中修为,王重阳变得性格恬淡,主张三教均等,常对弟子曰:“儒门释户道相通,三教从来一祖风”。金大定十年,王重阳终因劳苦过度,病逝于归乡途中,享年仅58岁,后被全真弟子尊奉为“北五祖”之一,可谓死后封神,一身荣光。

或者说金庸大师正是有感他忠勇豪迈的人生传奇,便将他的生命从历史拉回到富有传奇的武侠小说中,借丘处机与周伯通对郭靖的口述,赋予他更多的情感世界及惩恶扬善的精彩故事,对郭靖后来的人生目标产生极大的影响,下面就来简述一番!

话说王重阳自穴居终南山活死人墓,念念不忘抗金大业,便于古墓内苦练各种奇门武功,前后悟出“先天功”、“金雁功”“履霜破冰掌法”等神功,遥想他日或能东山再起,为国尽忠。孰料人的名、树的影,几年后四方豪杰渐渐风闻终南山古墓藏有一位身负绝学武功奇人,打败他便可称霸江湖,并可占据蕴藏无数金银珠宝的“活死人墓”。消息传出,江湖中人纷纷上门讨教,累月不息,起初王重阳到还是手下留情,时间一长就不免伤及其中数人。

这一日,王重阳正于墓内寒冰床上习练吐纳呼吸内功,耳畔忽传来一阵脆生生的女子叫骂声,似乎王重阳曾伤及过她的什么亲人,王重阳哂然一笑,未去管她,继续盘膝拈指入定,怎料那女子并不甘心,接连七个昼夜不息挑衅,终扰得王重阳内心烦乱,于是迈步走出古墓,抬头见在朝阳的映衬下,山坡上立着一位红衣飘飘,容貌俏丽,肋下悬剑的绝色女子。

那女子见王重阳剑眉倒竖,鬓如刀裁,目若郎星,雍容肃穆,一袭白衣纤尘不染,又曾听闻他散尽家资,高举义旗,抵御外侮,实乃当世一等一奇男子,面上便不由飞来一阵绯红,本欲报师弟受伤之恨,却不觉油然生出一丝爱慕之意,脑海转瞬想到:“此生若能与他携手江湖,岂非……”一念至此,不禁笑盈盈向王重阳道:“我叫林朝英,久闻你避居于此,明珠暗投,实在可惜!既然出来了,便不要回去了。”

王重阳一听这话,不觉一愣,心下怅然,“是啊,自己虽身负奇功,怎奈势单力薄,却是报国无门”想到此,便对那林朝英数日辱骂恨意全消,拱拱手转身便要郁郁回墓,不料林朝英见王重阳对她全然不屑,立时升起一股无名火,二话不说,抽剑飞身向那王重阳后背刺了过去,王重阳耳畔听闻剑鸣,袍袖一挥,腾身而起,回身挥掌便也向她打了回去,林朝英身形在半空一翻就势闪过,且又一剑刺来。

原来这林朝英乃是当世一奇女子,非但容貌才华冠绝天下,论及武功比那当世四绝:东海黄药师、西域欧阳锋、大理段智兴、丐帮洪七公还要高强,只是身为女子,不为外人称道罢了。王重阳一时疏忽,竟未想到她的剑术如此凌厉,至此方凝神静气与她大打出手,二人从清晨斗到傍晚,转瞬千招已过,胜负却依旧难分,林朝英兴致虽高,却是气力渐渐不佳,她又怎知这时的王重阳内心是万分气馁,毕竟于古墓中苦练多年,如今竟与一弱女子不相上下。二人又斗了百招后,林朝英向后一跃,言道:“且罢手!听我一言。”

王重阳忙闪身退后,就听那林朝英微笑言道:“君身负绝世武功,既然不被朝廷见用,何不与我同赴江湖,杀富济贫拯救天下苍生,为武林除恶呢?”王重阳沉吟一回,心里也渐渐佩服起面前这位侠肝义胆的奇女子,于是点头应允。由此二人一红一白,纵马驰骋江湖,做下不知多少善举。时间一长,林朝英暗恋王重阳之心愈炽,怎奈王朝阳一心难忘国邦之仇,丝毫不解风情,惹得心高气傲的林朝英终于由爱生恨,待二人重返终南山后,又与王重阳相约比武,二人打过千招之后,还是难分胜负。不久,林朝英想到一计,要与王朝阳打赌在巨石上用手指写字,否则便与她同居古墓,或比邻出家为道,王重阳觉得自己不行,却见林朝英玉手抚摸巨石片刻,单指用力潇洒写下:“子房志亡秦,曾进桥下履。佐汉开鸿举,屹然天一柱,要伴赤松游,功成拂衣去,异人与异书,造物不轻付!”王重阳自叹弗如,遂转身而去,于终南山建了全真教,徒留林朝英于古墓门前潸然泪下。

数年后,东海黄药师来访出家的王重阳,二人聊起往事。聪明绝顶的黄药师顿时想到原委,王重阳这才晓得当初林朝英乃是手握化石丹,才于巨石上单指留字,心中不由一阵慨叹。

且说林朝英独居古墓,始终难以忘怀侠肝义胆的王重阳,于是画其背像挂于墙壁,自备新娘嫁妆,又日夜回想王重阳武功一招一式,终创出破解全真武功的《玉女心经》,可惜因相思之苦,渐渐导致抑郁而终。

而王重阳入道之后,广收门徒,苦心潜修,武功更加精进,这日惊闻古墓内的林朝英逝去,陡然全身一寒,这才晓得原来在内心深处竟也是一直深爱着俏丽的林朝英,于是含着悲泪静夜从密道潜入古墓,轻轻揭开棺木,熟视林朝英遗容良久,由不得掩面而泣,喃喃而语:“杨柳回塘,鸳鸯别浦。绿萍涨断莲舟路。断无蜂蝶慕幽香,红衣脱尽芳心苦。返照迎潮,行云带雨。依依似与骚人语。当年不肯嫁春风,无端却被秋风误。”回首再看到自己的背像及林朝英自己备下的红衣嫁妆,和墙上一招一式破解全真武功的玉女心经,心中愈加悲怆,因此摹下玉女剑法,于后山林中结庐而居,苦苦钻研,终练成天下第一武功,第二年首次赴华山论剑力挫四绝,夺得传世秘籍——《九阴真经》,自此江湖人称:中神通。

时光荏苒,忽忽然又是多年过去。家国之恨,追忆之爱令心系江湖的王重阳觉得自己垂垂老矣,他知道那本令世人欣羡的《九阴真经》于他死后,定会再次掀起武林纷争,决不能让它落到心狠手辣的西毒欧阳锋手中,否则后果不可想象,思来想去带上师弟周伯通远赴大理,向南帝传授先天功,以便日后让他去抵制西毒,返回终南山后,王重阳渐感身体不支。这时欧阳锋闻讯,夜探全真教欲夺取《九阴真经》,被临终前假死的王重阳突发一掌,打得欧阳锋身负重伤,此后十年未敢踏上中原一步,而这一掌却也耗尽了王重阳最后的心力。

临终前,王重阳断断续续的交代周伯通务必藏好《九阴真经》,并嘱他日后不可轻易坏了裘千仞的性命,因他也是个武学奇才,只是暂时迷了心性。接着又将教中事务交代诸弟子一番,身子渐渐一歪,默默合上了双目。迷蒙中,一轮夕阳西下,映得大地一片粉红,前方红衣飘飘的林朝英正自纵马驰骋,偶尔回头羞涩浅笑地挥手唤他,怎奈一袭白衣,潇洒英俊的王重阳却怎地也追不上她,一阵晚风袭过,天际淡淡传来两句千古诗句: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……”

作者:李广

版权声明:本文由「鱼羊秘史」原创制作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侵权必究。欢迎转发朋友圈。

标签: 无

评论已关闭